【图】少年微博直播自杀 是谁逼死了他?

来源:凤凰网 编辑:刘嘉梅 发布时间:2014-12-05 09:48:01

121一位95后少年曾某在微博直播自杀,最终在众多网友的关心和丧心病狂的咒骂下离开了人世。然而,当日又有三个网友先后直播自杀,所幸都被及时救回,虚惊一场。那些给他们微博的点赞者是否应承担责任呢?

网络暴力不容忽视,冷漠成为压倒希望的最后一根稻草

曾某从1130号早上8点买药开始到失去意识,直播自杀4小时,一共发出38条微博,选择的方式也是吃药、点炭等慢性方式。不少网友在微博中劝其不要冲动,不要自杀,一度松懈了小曾的冲动绝望情绪,曾某发出“我睡觉去了”“我还不想死”。

到最后,曾某发了一条“我会笑着让你成为杀人凶手!”的微博,网络上有两种解释,一种是少年为情所困,这条微博就是对那个女孩说的!另一种是对那些冷漠旁观的网友们说的,事后少年的微博也澄清了这条微博所指的就是那些施加网络暴力的冷漠网友们。

在如今这个人人都是传播者的自媒体时代,要避免再次出现类似的“直播自杀”,也许我们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不关注”。这里所谓的不关注,并不是指对选择自杀的青年视而不见,而是应该在第一时间选择报警等手段对其救助,而不是“转发”、“围观”、“渲染”,甚至“起哄”!同时,从心理学角度分析,自杀的过度渲染,对一些有自杀倾向的人来说是危险暗示,特别是对有相似处境的人群影响更大。我们的“不关注”,恰恰就是为了避免这种“直播自杀”继续出现模仿效应。

关于年轻人自杀的新闻其实并不鲜见,自杀的原因往往简单,因为学业、因为恋情、因为委屈,或仅仅因为一两句争吵……也许,我们并不能把年轻人自杀的原因仅仅归咎于其自身,而更应该反思,是不是我们的社会在某一个环节出现了缺失?首先便是教育,教育归根结底是对人的教育,年轻人不懂得珍惜自己的生命,恰恰表明了社会、家庭、学校等各方面对于年轻人生命教育的缺失。社会、家庭、学校,往往只关注年轻人学业、事业上的成功与否,而忽略了对其精神上的关注,缺乏人文关怀和心理疏导,这也许才是导致时下许多年轻人面对一点挫折,便选择自杀的内因所在。

自杀是一种心理传染病

美国自杀学之父埃德温史纳曾估计,每一人自杀死亡,至少会影响6个自杀者的亲友。自杀是会模仿的。

自杀作为一种极端的解决问题的方式,会给周围人强烈的心理暗示,在以后遇到类似问题的时候会在潜意识里对自杀进行效仿,这就是自杀的一个特性:自杀行为的集聚性。有关专家在对自杀者进行的研究中发现,自杀行为会像传染病一样在亲友与周边地区之间传染。这种传染性会随着传播渠道的扩张而流传更广。

媒体报道使社会上自杀或企图自杀者增加的事屡见不鲜,最为典型的是:19864月,日本女歌星冈田有希子跳楼自杀,媒体详细报道后,几个月中数十名青少年效仿而自杀身亡,其中女学生居多。因此任何时候都要警惕自杀的传染性与模仿危害。

虽然自杀的传染性或模仿性虽并未被严格证实,但为防范类似行为,少数国家(土耳其、挪威、巴西、中华民国)会对自杀新闻予以成文规范。

直播自杀在某种程度上是在寻求帮助

通过微博直播自杀,这与一般的自杀现象是有所不同的。

青年学者石勇,就如此分析过直播自杀现象:一心求死的人,已经对这个世界无话可说,既不希望有人看到,也不想看到别人了。所以,他如果直播自杀,说明他即使求死的程度很强烈,仍然想和这个世界打交道,也即仍有生的留恋。

心理咨询专家朱文波在分析沪州19岁少年直播自杀事件时说道:

从他直播自杀过程来看,并不是重度抑郁症病人那种处心积虑了无生趣的决死心态,他随时在跟网友互动,不是自我封闭式的决绝。那么这类自杀仪式化操纵化比较强,生活里经常有类似跳楼秀、或者计算好被搜救事件但服药的动作。所以这类自杀都并非想死的本意,但因个性本身,遇事以极端方式不计后果但求戏剧化效果,最后导致结果的失控。以自恋和表演性人格为主导。

结语:

人有没有权利自杀,这个问题争论了上千年,在此讨论意义不大。但是,心理学家说,一心求死的人,已经对这个世界无话可说。他如果直播自杀,说明他即使求死的程度很强烈,仍然想和这个世界打交道,仍有生的留恋。他想吸引别人关注,得到心理安慰和支持,潜意识中希望获救。

不要当一切真的无法挽回时让冷漠成为压倒希望的最后一根稻草。

 

 

当前用户评价:

看完文章后您的看法是?当前已有人给予了评价:
评论人:
*(带“*”号为必填)
Email:
个人主页:
看不清,换一张
输入验证码:
*